jiubo

Team)的美国梦九队在决赛中以81比64轻取东道主,
日子一天一天静静地过著,离工作期满还差3个多月时
我终于忍不住了,匆忙结束了德国的工作
原来的家已空无一人,我向她姐姐家走去
当我敲开门,她姐姐一见到我甚至来不及吃惊,泪水就流了下来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找我们了呢」
她拉著我的胳膊坐了下来
「是文欣命不好,就算你不要她,我们也不能说什麽」
流著眼泪,她对我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我出国8个多月时
文欣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三个歹徒的强姦
第二个月后,她竟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对她不啻是重击过后的第二重打击
本来遭受污辱已经使她伤心难过得无法自拔
紧接著的怀孕使她更是痛苦绝望
她去医院想打掉孩子...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医院给她的结论是她因为先天性的原因根本不能够做流产
而且,即使她生过孩子之后....
她最好的办法还是避孕,要生...也要等几年之后,还不能完全排除危险
文欣从医院回来的当天就在家割腕自杀
幸运的是那天她的姐姐不知出于什麽样的预感正好来看她
忙叫人送她进了医院
抢救过来的文欣情绪极不稳定
她不能听见人说我的名字,一说就哭闹著寻死觅活
直到怀孕七个多月后,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似乎认了天命,要做这个孩子的母亲了
文欣姐姐讲到这裡,我早已是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恍恍惚惚中,我才注意到了她家阳台上乱七八糟悬挂的各种各样的尿布
走进文欣的房间,进入我眼中的第一个「东西」就是那个孩子
一个两个多月的女婴,眼睛闭得紧紧的,正睡得香甜
我盯著她看著,大脑一片混乱,孩子的鼻梁很低,这和我们都不一样
这突现的事实让我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泪水再一次喷薄而出
就在这时,文欣进门了...一见到我,她就定定地站在那裡看著我
眼睛裡满是辛酸、愧疚、痛苦......
近两年的久别重逢,谁会想到出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形
我走上前去,满身疲惫地想拥她入怀,可是她躲开了
她用探求的眼神望著我,我重新拉住她,把她的头贴在我的胸口....
我说:「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 靠近中坜夜市那边,他是属于家常菜系列的,
从小吃到大,价钱便宜,东西不错吃,适合聚会
家庭聚餐...
价钱 23 百起跳!!!
地址 在  中坜市中央西路2段183号...
(03)4014588

卖卖韩国流行首饰可赚取现金。。

赚取஑ T客邦又办抽奖搂!
这次一次两个抽奖活动,妈咪们可以同时参加:
1. 抽智慧型 <过期的甜蜜>

紧握手中硬币 隐藏银白色的情绪
误点evin Durant)则凭藉著7个三分球、28分以及5次篮板球的骄人战绩,再度为世人贡献了他在本届世锦赛上又一场无与伦比的惊世表演。摊开回味,>
我想...真的没几个男人做的到吧!这不是讽刺,这是事实。品卖给消费者、想卖好的车子给顾客、想销售出理想的房屋给您的住户...等等之类的原则。
在感情上, 人活著就应当会有目标,无论是生活、感情、事业...
在制定目标的时候会有一个最初的想法及原则。;                        文:张耕维

『为什麽在跟台湾人交流时, 最近代办中心越来越多了..
不知道代办中心有没有在办理贵族学校的游学营呢?
有点想要参加那种贵族学校的游学营
好想体验贵族生活阿… 我平常就是一件牛仔裤跟T恤

这样穿去同学婚礼好像不太适合

没有西装  而且穿西装去也太夸张了

各位都怎麽穿呢  建议一下 !!!! 一出新口味就从官网用免运寄到家了
Monsoon Malabar 很值得一喝喔
在云林急诊的最后一个夜班,>现在如果有亚洲4小虫

我觉得一定有台湾而且还会排名前3名

怎麽差距那麽大呢?

台湾算是已开发国家了

怎会这样?

说真的!我真的觉得要把责任归咎于我们政府

台湾真的有超多菁英份子
要记得开发票
敬爱的先进同业:
        将一个惨痛的教训提醒同业避免再次受害
『医生,-------------------------------------------------
我发誓永远不会抛弃妻子,尽管她遭到强姦,还生下了孩子

1993年9月,他赴德进修
妻子却在他出国8个多月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歹徒的强姦..
他悲愤交加,做人起码的良知和责任使他不忍抛弃妻子
但他却难以面对妻子生下的一个特殊身世的孩子
几年间...他困窘、挣扎不已.....

和妻子文欣认识时我还在山西读研究生,当时我已经三十出头了
文欣在工厂工作,比我小3岁,她心地善良、性格平和
因为长年照顾生病的父亲,把自己的婚姻大事也耽误了
研究生毕业后我留在了本校教书,工作3个月后,我就和文欣结婚了
因为年龄的关係,我们渴望著能尽快有个孩子

可就在结婚半年后...
因为我的业务成绩突出,学校派我去德国进修一年
要孩子的事只能推迟了

在国外,每两个星期我就会给文欣写封信,而她给我的信写得更勤
可是在1994年6月以后的一个多月时间裡,文欣再没有给我来信
这时...导师雅克里教授提出让我再延续一年学业
还可以把妻子接过来

我感到特别高兴,连忙打电话告诉文欣,文欣接到我的电话似乎非常吃惊
我大声说:「我是汉生啊」
她并不说话,突然哭出了声,压抑不住的抽泣一声声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
我心一沉,预感到有了不好的事发生
我问:「你怎麽了?快点告诉我」她只是哭
我见问不出什麽,忙告诉她可以来德国的事情
我说:「我这就给你办出国手续,你快点来吧,到我这裡来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谁知,她竟断断续续地说:「汉生,你忘了我吧。/>    每个在国民党威权时代(1945~1980末期)的台湾念过小学的同学,   

  

  

  

  

  

  

  



13日晚上, />
『好吧,

Comments are closed.